您的位置: 主页 > 自然领域 >倾家蕩产、被逮捕、死了都要盖──高第的「圣家堂」建造秘辛 >

倾家蕩产、被逮捕、死了都要盖──高第的「圣家堂」建造秘辛


2020-06-18


 「艺术,必须出自于大自然。」──安东尼.高第

圣家堂、米拉之家、桂尔公园......西班牙建筑师安东尼.高第,创造了现代最奇特、最充满想像力的建筑遗产。究竟是怎样的成长背景与灵感让高第创作出一件件奇特无双的作品?终身未婚的高第,为何终身未婚。疯子与天才的两极评价,到底从何而来?《This is高第》一书结合现场照片与美丽插画,图文并茂解说高第的成长背景与建筑作品的创作秘辛,详细呈现高第生涯各阶段作品的巧妙与奥秘!

 

《This is高第》内容摘录 

对雕刻有信心

打从一八八○年代起,高第就一直藉由模型来全面构思圣家堂(如同打造奎尔纺织村时那样),光是琢磨雕刻,就花了他和伙伴马塔马拉逾三十年。两人尤在耶稣诞生立面上费尽了心思。为了製作人像的模型,他们参考了巴塞隆纳百姓的样貌,还有朋友、活生生的动物、(人类和动物的)骨架等。幸运当选模特儿的人,必须耐烦、乖乖摆姿势,从所有能想到的角度被描画或被拍照。两人再按照画好的草图及拍好的照片製作架构和石膏模。

百般钻研后,雕像才逐渐成形,接着再由马塔马拉以石头或金属演绎。两人常同时着手整体几何形状相似的雕像,如圆柱体。这样一来,他们就能很快地测试设计是否得当,才好用石头雕刻或以金属铸造,隽永长存。但这种作风也导致一堆铸造失败作四散工作室。

高第在朝东的耶稣诞生立面周边设计了四座拔高的塔楼,但他在世期间仅有圣巴拿巴塔(St Barnabas)完工。每座塔都要刻有三名基督十二位门徒的雕像,而诞生立面上的三座宏伟大门,则象徵基督教的基本教条:信仰、希望、慈悲。中间的慈悲大门上方,摆放着描绘耶稣诞生的雕刻,一支尖顶从这座中央入口的山形墙面拔高而起,象徵着生命之树。立面的风格明显受中世纪哥德风影响,但覆在外墙上精细无比的雕工, 却抹去了哥德式意象的死板,自有其格调。各处雕刻搭配得天衣无缝,毫不突兀。

倾家蕩产、被逮捕、死了都要盖──高第的「圣家堂」建造秘辛

圣家堂耶稣诞生立面

安东尼.高第,一八八三年至今

挺身表态

到一九二三年,高龄七十一的高第已盖圣家堂盖了四十年,其他事全搁着不管,全心全力灌注在这座圣殿,已有十年之久。他年轻时代的巴塞隆纳和加泰隆尼亚已不复在,悲惨的一週后,经反动分子扫蕩,早已面目全非。取而代之的是独裁者米格尔.普里莫.里维拉(Miguel Primo de Rivera)掌管的新国家政府发布的法令规章,就为打压加泰隆尼亚特色和文化──还立法不许在公共场合说加泰隆尼亚语。所有庆祝加泰隆尼亚文化的活动一律遭禁止。一九二四年九月十一日,高第试图进圣胡斯托(Sant Justo)教堂替一七一四年牺牲的加泰隆尼亚烈士望弥撒,竟遭人逮捕。警方曾在教堂几处入口命高第止步,他却以加泰隆尼亚语回嘴,说他们没权力不让他进去。警方将他逮捕,对他破口大骂,骂他「丢人现眼」,叫他「下地狱去」。逮补这个弱不经风的老头,就只是为了杀鸡儆猴。高第后来说:「受迫害时要是母语说不出口,我会觉得自己像个胆小鬼。」

目睹他被捕的人大感震惊,尤其是一名在警察局外头的女子,她一认出此人是高第就崩溃了。高第大言不惭地夸她有如抹大拉的马利亚(也就是把自己比作耶稣)。

警方把高第跟两名男子关在一块。他告诉他们:「老朽年届七十二了,手无寸铁,只有这些玩意儿」(高举一支十字架和一串玫瑰念珠)。其中一名男子因无照在街头兜售被捕,付不出罚金,出不了狱。于是高第便捎字条给他教会的牧师,请他代付。此事在高第的助理帮他付完罚金没多久就搞定了。拘留期间,高第言行冷静,但事后他说:「回想起当时的事,我觉得我们即将走入一条死胡同,肯定就要天翻地覆,我很是烦恼。」

倾家蕩产、被逮捕、死了都要盖──高第的「圣家堂」建造秘辛

甜蜜的圣家堂

政府原本打算拿高第来以儆效尤,却弄巧成拙,让他成了殉道者、民族英雄。不畏阻吓的高第回到圣家堂继续埋首赶工。一九二五年秋,他决定永远迁出奎尔公园的住家,只窝居工作室中。他的床铺和其他个人物品哪有空间就往哪堆──跟所有星散房间内的模型、草图、未完成的雕像堆在一块。

现在,高第除了每日望弥撒及告解,偶尔拜访老友之外,都足不出户。年少轻狂时的公子哥作风早已一去不回,他成了日复一日穿着同样的破旧衣服的瘦削老人,对俗世浮华漠不在乎。光临他工作室的访客,免不了与他激烈讨论一番,话题都绕着宗教、自然、艺术和建筑之间的关係打转。但到了一九二○年代中叶,此一时非彼一时,访客日益稀少。据传记家荷瑟普(Josep Ràfols)说:「鲜少年轻建筑师会前去向他讨教。」不过,无论如何,现场总是会有一群助理和工人不离不弃。此时高第已是不支薪做白工。每天他都会向在街头、在店里遇到的人要钱,或向朋友和同事募款,但时常空手而回。捐款短缺却让他更投入建造工程,也更坚定信仰。他决定将圣家堂的未来全然交付于上帝之手。

倾家蕩产、被逮捕、死了都要盖──高第的「圣家堂」建造秘辛

高第在圣家堂工作室的床,

约一九二五年。

本图文摘自《This is高第》

倾家蕩产、被逮捕、死了都要盖──高第的「圣家堂」建造秘辛

倾家蕩产、被逮捕、死了都要盖──高第的「圣家堂」建造秘辛 

  「各位,今天在我们眼前的,不是个天才,就是个疯子。」

  巴塞隆纳建筑学院院长在高第的毕业典礼上如此说道。

  留下举世独一无二、奇特无双,甚至建筑师去世后百年仍未竣工的圣家堂,高第绝对是建筑史上伟大的传奇!而如此特立独行、发挥奇思妙想到极致的艺术家,却也保有浪漫、理想、忠贞、虔诚的风格,深深影响他创造出与众不同的作品。

  历史及建筑理论学家莫莉.克莱普尔以简明扼要的方式,带领读者参与高第的成长与建筑师养成过程,看大师暗恋又矜持的浪漫、呼应自然的有机体建筑衍生、理想的公社型式建筑成型,到充满童趣与无尽想像力的米拉之家。配合插画,详细呈现高第生涯各阶段作品的巧妙与奥祕。

作者:Mollie Claypool

出版社:天培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